人生如逆旅,我亦是行人

《我的前半生》第十二集

一家人就这一集进行讨论

12、13 这两集的中心思想是表达什么?
——情义和担当。

12法庭这一集,核心人物是谁?
——当然是罗子君?
——不,是贺涵。

贺涵在法庭整个过程中出现了两次,两次都有举足轻重的作用。第一次对罗子君说了一句话:(大意)外部环境不重要,你的表现最重要。”这句话可以说直接影响了后面罗子君那段情感宣言。

第二次,是找到并送抵证据,证明原告(男方)的失职。

如果说罗子君那段真情流露、感人肺腑的发言对赢得官司的作用占30%,那么这个证据的作用就是70%。只是大凡观众的关注点都会在罗子君的催泪弹上,而忘了法庭是以公正二字为准绳。


——所以明白了为什么核心人物是贺涵了吧

——这就是理性...

Denkmal 纪念碑 (普洪|恶友组) #3

       基尔伯特是被一阵手机的震动吵醒的。

     【早上好伙计,这里有个新活儿需要你来一趟,有空吗?】屏幕上显示一则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“咳……"他从床上翻身坐起,喉咙里咕哝一声,分辨不出带有怎样的情绪。

     【不行,今天我弟弟会过来。】点击,发送。

     【哦?那位在...

楔子 (版本2)

当基尔伯特抬步走向广场,加入到那缓缓前行、茫然四顾的人群中时,街道两侧的路灯一个接一个地亮了。

突然刮起的寒风让他不着痕迹地瑟缩了一下,他留意着与他擦肩而过的人脸上的神情:漠然的凝视,以及某种怪异的平和。当夜间的寂静降临人的心头时,所有人的表情都是如此。空的,里面什么都没有。

在他找到一份正规的工作前,谁也不知道他将继续游荡多久。这也不能怪他,对于一个失去之前大部分记忆的人来说,在一片空白中开辟出道路并不容易。

他戴上耳机。
亨德尔。一首著名的咏叹调。幽婉、危险的感伤。他小心翼翼地听着,感到船体在狂风的激荡下颤动。不安的海。

时刻已过,越刮越紧的风将引来黑暗。他往甲板上一靠,有些诧异地聆听着咏叹调超凡脱俗的声腔——不,不是超凡脱俗,恰恰相反,与巴赫完全不同:它凡俗,现世,现世到几乎有痛感。他恍然顿悟,这是一种惜别的悲痛,是意识到世事无常时投向人间的一瞥。

谱写着一杰作时亨德尔多大年纪?不知道也罢。

楔子

我压低了帽檐。 

街边路灯一盏接一盏地点亮,由黯然颤动的光点,迅速连缀成了一片耀眼的乳白色光幕。天空呈混沌的橘红色,还在渐渐暗下来。

一个低沉的歌声从对面的酒吧飘到我耳畔,吐字模糊,却是熟悉的曲调。这驱使我移步进入了那间酒吧。灯光太强烈,我直眨眼睛,此时歌手演唱的歌曲叫什么名字,我极力回想,却是徒劳。像是常听到,是啊,然而叫什么名字呢?

就在此时,我看到了她。

透过玻璃窗外,她从那边走来,在十字路口处停住了脚部,右手拿着手机在跟谁通电话,她站在川流不息的路边等了一会。也许她想要穿过人行道,那样的话她就会来到路边,也许就会看到我。但她最终朝另一个方向走去。我还看见她的栗...

© 经行处 | Powered by LOFTER